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吉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18 19:22:1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吉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,德清白癜风医院,兴业白癜风医院,德州白癜风专业医院,吉林好的白癜风医院,福建白癜风的危害,济宁白癜风初期危害

  参加研修班的第三天中午,李小燕(化名)饿得受不了,偷偷离开度假山庄,翻过一个约50米长的陡坡,走进一家饭店。

  她点了三个荤菜,清规戒律被抛在脑后。回溯到报名登记的当晚,研修班的老师就宣布,私下进食是被禁止的行为之一,第一次罚款上缴100元成长基金,第二次即视为放弃此课程。

  吃完这顿饭,郁积心中的不快去了大半。临走前她叮嘱老板,做一份泡饭带走,一定要用黑色塑料袋包在外面。走出饭店的时候,李小燕没头没尾对老板说了句,“我们不是干坏事的。”

  张海碧没有她这样的好运气。张海碧参加了上一期研修班,回来的第二天清晨从五楼跳了下去......

  人妻的非正常死亡

  2017年农历新年第一天,家人搀扶着朱长旭进入深圳福永人民医院,入院检查语速缓慢,伸舌向右歪斜,右手不能握拳,诊断为脑梗死,又称中风。住院半个月,病情较前有所好转。

  朱长旭、张海碧夫妇在福永租了一处老房子,每月房租不到一千元。朱长旭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,每月收入5000元,张海碧做会计,工资10000元上下,家庭经济条件尚可。

  夫妻同龄,两人都是46岁,想着以后退休有地方住,他们二人合计了一下,去年在中山市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首付16万,每月月供四千元。正好房贷还完,他们也到了退休的年纪。

  中风打乱了他们的计划,同时埋下了危险的伏笔。“手脚发软,右手没力气,一支笔都拿不起来”,中风后朱长旭辞掉工作,家里的收入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,加上每个月还有房贷要还,使他们倍感压力。

  朱长旭出院后,找了中医做理疗,效果不理想。张海碧的发小高明媚(化名)知道情况后,向她推荐了“鹤步量子禅”研修班。高明媚患有卵巢癌,此前她已经联系好往生堂,做好了“随时准备走”的打算。

  高明媚是鹤步量子禅第七期学员,她不止在一个场合说过,“鹤步量子禅让我重生”。她把自己能活下来,归功于参加了研修班。

  事实上,朱长旭并不知道鹤步量子禅是什么,抱着治好手的目的,张海碧带他参加了第九期。  “去之前我也不敢相信,带着一种看笑话的心理,去了之后就慢慢相信了,可以接受他们讲的话。”朱长旭中风后说话说不利索,而日后发生的事情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想,很难再笑出来。

  三天后,妻子开始精神恍惚莫名哭泣

  2月17日,是第九期鹤步量子禅的报到时间。在接下来的七天内,学员不能吃饭,主食是营养汤。白天主要活动范围是一处二三百平米的室内场地,以特定的姿势步行,每天不少于七个小时,这是所谓的“行禅”。晚上七点后,是两位讲师“邓钧允”、“醒来老师”的授课时间。

  研修班有一套与寻常迥异的话语体系,讲师之间有时互称“心理教练”,有时自称“导游”,学员叫“家人”、“同修”、“伙伴”,水果榨的汁叫“能量汤”或者“营养汤”,疾病叫“课题”,而“阴阳水”就是淡盐水。

  忏悔、感恩算是课程的“主旋律”,讲师鼓励学员做“零极限”(零极限是鹤步量子禅研修班中非常重要的一环,醒来老师介绍说它是一种来自古代夏威夷的深层意识疗法,修·蓝博士曾通过念零极限咒语“荷欧波诺波诺”治好了女儿的皮肤病,还治好了精神病人),尤其是在发病、不适的时候,反复念叨“对不起,请原谅,谢谢你,我爱你”。每天课程结束,还需跟讲师诵读三遍《忏悔三昧》。

  到了第三天,朱长旭回忆妻子精神有点恍惚,莫名哭泣,他自身也受到了影响,“感觉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,就想悔过”。坚持到第六天,也就是2月22日,朱长旭带张海碧回家,张海碧却有些不情愿。

  “那天晚上回来,就坐在哪里,人也不怎么动,老是说自己有罪,去了几天,人就变得傻傻愣愣,就这样跳下去了”。家人眼中的开心果,说没就没了,这让弟弟张建庆有点想不通。

  张海碧2月23日凌晨5点刚过从楼顶跳下,一位环卫工人最先发现了她,但他并不知道怎么叫救护车。这时天刚微亮,熟睡的朱长旭和夜里外出上网的儿子尚未发觉张海碧已经出事。

  事后,家人发现张海碧留下了一张纸条,上面是7句话45个字的遗书。

  “神”一样的鹤步量子禅

  “鹤步量子禅研修班中有很多奇迹发生,但我们不对任何疾病做治愈承诺”,患有癫痫病、严重的心脏病、精神分裂症列为不适宜参加人群。但实际运作中,组织方并未对学员严格筛选。

  研修班组织方早期的宣传截图。

  南都记者发现,研修班里不乏心脏病、精神分裂症患者、癌症晚期等重大疾病患者,学员分享的案例,相当一部分跟疾病有关。

  组织方引用了一位名叫李洪海学员的话,大致意思是两天行禅后,将困扰他20多年的3颗肾结石尿出来,一颗有半颗黄豆那么大,两颗有米粒那么大,他感叹,“量子禅竟然让我不治而愈,太神奇了。”

  2017年3月17日是鹤步量子禅第十期报道的日子。这一天清晨,李小燕受朋友委托飞往宁波,带朋友的母亲一同飞往深圳,寄希望于通过鹤步量子禅治好老太太的毛病。

  这像是一场聚会,从南到北,有老有少,来自黑龙江、四川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台湾等地的学员赶往深圳日月潭度假山庄,共同生活一个星期,以“家人”互称。

  对于研修班的两位讲师,组织方只是点到为止,宣称他们皆有国外留学或工作经验,如邓钧允是美国运动和医学双博士,从小师从多位师父,得到真传,在海内外有数万弟子。邓钧允曾自称是广西医科大学客座教授,但南都记者从广西医科大学官方得到的回复是“查无此人”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福建治疗白癜风的医院